專(zhuān)題研究 / TOPICS
經(jīng)典案例 / CASE
案例多媒體 / VIDEO
專(zhuān)家智囊 / EXPERT
郭帆(GuoFan)

北京山合水易機構 董事長(cháng)兼總裁

北京山合水易規劃設計院 院長(cháng)

高端休閑度假產(chǎn)業(yè)規劃專(zhuān)家

《中國旅游報》、《農民日報》專(zhuān)欄作家

教學(xué)多媒體 / VIDEO

旅游規劃的現狀與問(wèn)題

作者:山合水易 | 來(lái)源:山合水易 | 時(shí)間:2020-08-23 | 關(guān)鍵詞:旅游規劃的現狀 旅游規劃的問(wèn)題

目前,我國旅游規劃逐步向成熟化發(fā)展,但是在理念層面、技術(shù)層面、行業(yè)層面和實(shí)操層面仍然存在一些問(wèn)題。理念層面的問(wèn)題主要表現為“自我為中心”的規劃調研分析;技術(shù)層面的問(wèn)題包括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潛力評估不足,區域特色(文脈、地脈)挖掘深度不夠,潛在市場(chǎng)目標不明確,產(chǎn)品策劃同質(zhì)化高;行業(yè)層面主要是專(zhuān)業(yè)人員不多和惡性競爭導致旅游規劃質(zhì)量得不到保障;實(shí)操層面的問(wèn)題主要是多規合一的銜接、規劃落地和規劃周期縮短的問(wèn)題。
 

旅游規劃的現狀 旅游規劃的問(wèn)題


我國旅游規劃發(fā)展的現狀

 

我國旅游旅游發(fā)展規劃的制定,往往都是旅游經(jīng)營(yíng)和管理的主體進(jìn)行的一個(gè)主動(dòng)性工作,往往都是有政府旅游主管部門(mén)針對轄區內的旅游資源經(jīng)營(yíng)和發(fā)展所制定和發(fā)布指導性綱要。在我國,按照現行管理體制下,有國家層面、區域層面、地方層面和單純經(jīng)營(yíng)實(shí)體層面的旅游發(fā)展規劃。

 

越來(lái)越多的人提出,旅游規劃不能指導產(chǎn)業(yè)的發(fā)展,不斷的要求修編。修編后發(fā)覺(jué),仍不能解決招商引資、營(yíng)銷(xiāo)促銷(xiāo)、景區經(jīng)營(yíng)等實(shí)際問(wèn)題。

 

我國旅游規劃發(fā)展的問(wèn)題

 

(一)理念層面的問(wèn)題

 

“自我為中心”且缺乏實(shí)地調研的分析方法導致旅游規劃中競合分析虛幻化。大部分旅游規劃對目的地的基礎分析以“自我為中心”,缺乏對周邊區域的調研和分析,僅是根據網(wǎng)絡(luò )資料和其他相關(guān)案例來(lái)定性對比,缺少實(shí)地踏勘和直觀(guān)感受,導致目的地的核心競爭力和優(yōu)勢不突出,出現對目的地的定位大而虛的問(wèn)題。在缺乏調研的文本分析的基礎上,得出來(lái)的競合分析多是以目標為導向,缺乏客觀(guān)性和科學(xué)性。

 

市場(chǎng)導向的旅游目的地定位導致目的地發(fā)展方向同質(zhì)化。對目的地的未來(lái)發(fā)展定位,旅游規劃團隊基本是在對目的地進(jìn)行基礎性分析的情況下,結合當下旅游市場(chǎng)需求,加以適當的頭腦風(fēng)暴和文采修飾來(lái)得出。因為旅游市場(chǎng)上火熱的產(chǎn)品方向是既定的,這樣得來(lái)的目的地形象和發(fā)展定位缺乏科學(xué)性,難以引領(lǐng)目的地旅游的長(cháng)期可持續發(fā)展。如市場(chǎng)上很多的養生目的地的誕生。
 

旅游規劃的現狀 旅游規劃的問(wèn)題


(二)技術(shù)層面的問(wèn)題

 

對旅游業(yè)發(fā)展潛力評估不足。當下旅游規劃中關(guān)于目的地旅游產(chǎn)業(yè)的發(fā)展能夠從國家到地方各個(gè)層面的相關(guān)政策中解讀到相關(guān)支持條文,但是在對旅游發(fā)展的社會(huì )效益、經(jīng)濟效益、環(huán)境效益進(jìn)行解析和預測的時(shí)候,往往是長(cháng)篇大論的大而空的虛化,沒(méi)有實(shí)際的材料和數據支撐,常是目標導向的性質(zhì),難以做到實(shí)事求是。

 

區域特色(文脈、地脈)挖掘不深。在旅游規劃中,旅游資源部分的分析非常之詳盡,從旅游資源的分類(lèi)到定量評價(jià)再到定性和綜合評價(jià),邏輯上也很清楚,這與旅游資源較早的學(xué)術(shù)研究是分不開(kāi)的,也是理論到實(shí)踐的一個(gè)應用。但是,在資源分析的基礎上,地方特色的文脈和地脈挖掘不夠深入,常是浮于表層,難以深入。其中一方面原因可能是地方文化資料的缺乏和研究的不足導致沒(méi)有資料可查。另一方面,由于項目性質(zhì)所限又不可能進(jìn)行深入研究,由此便導致了地脈、文脈的深層次挖掘的不足。

 

潛在目標市場(chǎng)不明確。在很多旅游規劃中,旅游市場(chǎng)的分析多是基于目的地現有旅游市場(chǎng)數據的基礎上,根據生命周期理論,套用一定的公示或者增長(cháng)率來(lái)進(jìn)行推導,缺乏對很多現實(shí)因素如自然災害的考慮,屬于公式化套用,缺乏有效針對性。對于目標市場(chǎng)的研判,多從空間上程序化套用。如將目的地周邊100公里范圍內的地區作為一級市場(chǎng)或主體市場(chǎng),缺乏對目標市場(chǎng)的現實(shí)調研和親身體驗,只是空泛粗放紙上談兵。這種情況使得許多地方的市場(chǎng)細分、市場(chǎng)定位、市場(chǎng)發(fā)展戰略和市場(chǎng)營(yíng)銷(xiāo)策略雷同和空泛化。

 

產(chǎn)品策劃雷同。一方面,很對旅游規劃的項目產(chǎn)品大都是羅列,從一個(gè)規劃挪用到另一個(gè)規劃中,只要有相似的資源或者在相似的區域空間內,旅游規劃中就會(huì )套用一系列雷同性的項目。另一方面,旅游策劃的項目會(huì )根據目前旅游市場(chǎng)上較火的產(chǎn)品進(jìn)行不同程度的套用,缺乏創(chuàng )新與創(chuàng )意,造成旅游產(chǎn)品的同質(zhì)化。如當下旅游演藝的出現、兒童游樂(lè )園的出現、農莊的出現等。

 

(三)行業(yè)層面的問(wèn)題

 

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不多導致旅游規劃水平參差不齊。一方面,當下旅游規劃師和旅游策劃師還算不上真正意義上的“職業(yè)”,缺乏相關(guān)權威部門(mén)的監管,并且也沒(méi)有從業(yè)門(mén)檻和執業(yè)水平認證體系,職業(yè)認同感相對較低。另一方面,旅游規劃師多是來(lái)自相關(guān)旅游學(xué)院的學(xué)生,普遍年輕化、學(xué)院化,缺乏旅游相關(guān)的從業(yè)經(jīng)驗和實(shí)地調研考察經(jīng)歷,由此做出來(lái)的旅游規劃質(zhì)量讓人難以信服。

 

惡性競爭導致規劃成果質(zhì)量下降。在信息不對稱(chēng)和機制漏洞存的情況下在,旅游規劃市場(chǎng)的自由競爭導致了低價(jià)競爭,由于旅游規劃是以一種“信任品”的方式被購買(mǎi),在招標過(guò)程中,評委和報價(jià)起決定性作用,由此助長(cháng)了低價(jià)競爭的權利尋租的現象。“價(jià)低者得”使得規劃企業(yè)利潤空間縮小,一方面導致員工薪資水平低和職業(yè)認同感的下降,另一方面規劃質(zhì)量難以保障,對委托方的后續指導更成為一紙空談。

 

(四)實(shí)操落地層面的問(wèn)題

 

多規合一的銜接性不強。

 

由于我國特有行政管理體制的制約,條塊割據現象普遍,大部分地區的社會(huì )發(fā)展規劃、城鄉規劃、土地利用規劃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規劃和旅游規劃在規劃期限、遵循的原則、審批體制和數據基礎等方面都存在“不和諧”的問(wèn)題。究其原因,一方面是路徑依賴(lài)造成的發(fā)展思維定式,另一方面是多個(gè)行政主體實(shí)施規劃的體制掣肘。由此導致多規合一的銜接性不強,執行力不夠。在這些因素的共同影響下,旅游規劃的實(shí)操性受到很大程度的限制。

 

旅游規劃的落地性問(wèn)題。

 

目前,旅游規劃存在落地行不強的普遍問(wèn)題,尤其是旅游項目和產(chǎn)品的策劃,落地率大概在30%左右。其中的原因,一方面是由于旅游規劃本身策劃項目的落地性不強,過(guò)于理想化脫離目的地實(shí)際情況,另一方面是由于目的地本身的資金或者是管理上的問(wèn)題。在多重因素的影響下,旅游規劃的落地性不強就成了規劃行業(yè)的普遍共識。而在“實(shí)操為王,落地經(jīng)營(yíng)”理念的影響下,旅游規劃落地性面臨的挑戰越發(fā)激烈。

 

旅游規劃的周期縮短。

 

一方面,隨著(zhù)旅游市場(chǎng)和消費者需求的變化,旅游目的地的產(chǎn)品需要不斷更新,這在一定程度上縮短了旅游規劃的周期性,降低了旅游規劃的戰略指導意義。另一方面,由于旅游規劃本身就是多方利益主體意志的集中體現,一旦地方政府管理人員有所調整,原有的旅游規劃就會(huì )面臨要修改的問(wèn)題,縮短了旅游規劃的執行周期。

END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