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(zhuān)題研究 / TOPICS
經(jīng)典案例 / CASE
案例多媒體 / VIDEO
專(zhuān)家智囊 / EXPERT
郭帆(GuoFan)

北京山合水易機構 董事長(cháng)兼總裁

北京山合水易規劃設計院 院長(cháng)

高端休閑度假產(chǎn)業(yè)規劃專(zhuān)家

《中國旅游報》、《農民日報》專(zhuān)欄作家

教學(xué)多媒體 / VIDEO

魏小安:三個(gè)方面來(lái)談北京鄉村旅游的振興與發(fā)展

作者:山合水易 | 來(lái)源:山合水易 | 時(shí)間:2020-02-20 | 關(guān)鍵詞:魏小安 北京鄉村旅游振興 北京鄉村旅游興發(fā)展

我是老北京,在北京生活62年了,我年輕的時(shí)候騎著(zhù)自行車(chē)就把北京的山山水水走遍了,我很熟悉北京,也很有感情。但是說(shuō)句老實(shí)話(huà),我對北京的鄉村旅游就一個(gè)感覺(jué),土。

 

到北京的鄉村吃個(gè)飯可以,住我不住,為什么?不舒服。很簡(jiǎn)單,就這么一個(gè)原因。我也問(wèn)一些年輕人,為什么不去北京的鄉村?他們說(shuō),沒(méi)有洗手間怎么去?這是一個(gè)最基本的要求,現在來(lái)說(shuō)是底線(xiàn)性的要求。另外,在北京的鄉村,走來(lái)走去都還是一個(gè)感覺(jué),無(wú)非就是進(jìn)農家院、農家飯,上農家炕。這么一個(gè)大北京,怎么鄉村旅游就這么土呢?讓人始終不得其解。

 

我談三個(gè)方面。
 

魏小安 北京鄉村旅游振興 北京鄉村旅游興發(fā)展


一、鄉村旅游總體形勢

 

鄉村旅游應該說(shuō)這幾年變成全國旅游的一個(gè)發(fā)展熱點(diǎn),這個(gè)熱點(diǎn)里的焦點(diǎn)就是民宿,短短兩年的時(shí)間,中國的民宿已經(jīng)到了5萬(wàn)家,如果以一間民宿平均10間客房來(lái)算,那就是50萬(wàn)間客房。

 

這是什么概念?中國的酒店業(yè)發(fā)展了40年,現在150萬(wàn)間客房,等于短短兩年我們民宿的發(fā)展相當于40年酒店發(fā)展的三分之一,所以這個(gè)發(fā)展態(tài)勢是很猛的,但是說(shuō)句老實(shí)話(huà),在這個(gè)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,北京的鄉村旅游落后了,這是一個(gè)客觀(guān)判斷。

 

從北京自身來(lái)說(shuō),16800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積,我們現在建成區大概是3000多平方公里,那就意味著(zhù)大頭還是在鄉村,這是一個(gè)基本概念,而且北京的山山水水非常好,也有一些傳統文化,也有一些古村落,但是始終沒(méi)做起來(lái)。

 

爨底下村

 

比如說(shuō)像門(mén)頭溝的爨底下那一片古村落非常到位,到現在看都是寶,但是始終沒(méi)起來(lái),如果換個(gè)地方這些東西可能早就起來(lái)了,什么原因?

 

第一,城市的排擠效益,北京的城市發(fā)展太猛了,所以把鄉村壓住了,空間上鄉村是主體,發(fā)展上鄉村要“稍息”,這是一個(gè)原因。第二,北京的好東西太多了,這一點(diǎn)東西不算什么,所以很自然就形成了這么一個(gè)態(tài)勢。

 

如果從歷史上來(lái)看,北京的鄉村旅游可以分為三個(gè)發(fā)展階段。

 

第一個(gè)階段就是在90年代初,北京的郊區瘋狂地開(kāi)發(fā)景區,各種各樣的景區都開(kāi)發(fā)出來(lái)了,自然的為主,人造的也有一堆,但卻是一個(gè)碎片化的發(fā)展格局,真正成事的不多,現在能勉強維持已經(jīng)不錯了。

 

第二階段是“民俗戶(hù)”,民俗戶(hù)的發(fā)展在北京叫“滿(mǎn)天星星、沒(méi)有月亮”。我在北京曾經(jīng)提過(guò),咱們把“民俗戶(hù)”這個(gè)詞換一換行不行?太土了,在其他地方叫農家樂(lè ),在北京農家樂(lè )不稀得叫,就叫民俗戶(hù),當時(shí)就覺(jué)得這個(gè)詞邏輯上不成立,為什么?民俗戶(hù),城市有城市民俗戶(hù),鄉村有鄉村民俗戶(hù),那你這個(gè)民俗戶(hù)到底是什么?

 

3.0版本的,應該說(shuō)這幾年開(kāi)始形成,就是鄉村休閑和鄉村度假,代表作就是古北水鎮,包括楓林宿、森林鄉居,都算是代表作了,國奧鄉居還不算,不過(guò)畢竟一年一年在逐步提高,這種逐步提升,實(shí)際上說(shuō)到底要研究一下北京的特點(diǎn)。

 

第一,從供給的角度來(lái)說(shuō),北京的鄉村有一個(gè)特點(diǎn),叫做“有鄉村,無(wú)農民,少農業(yè)”,北京還有農民嗎?北京的第一產(chǎn)業(yè)占比0.8%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,第二產(chǎn)業(yè)23%,第三產(chǎn)業(yè)76%,這樣一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格局,領(lǐng)導不重視太自然了,但是實(shí)際上領(lǐng)導可以不重視農業(yè),不可以不重視鄉村。

 

第二,從市場(chǎng)的角度來(lái)說(shuō),北京的市場(chǎng)特點(diǎn)是有錢(qián)人不在北京消費。北京有錢(qián)人很多,但北京有什么東西能拿得出來(lái),給我一個(gè)理由讓我在這里消費?沒(méi)有。有的人一年到頭在全國出差,很對不起家里人,好不容易有點(diǎn)時(shí)間,會(huì )帶著(zhù)家里人到北京的鄉村去消費?不會(huì ),一定要帶著(zhù)他們到外地去消費,乃至出國消費,這是一個(gè)市場(chǎng)特點(diǎn)。

 

這種市場(chǎng)特點(diǎn)就形成了一個(gè)悖論,你把高端做出來(lái)了,沒(méi)人來(lái),你做低端吧,這點(diǎn)老百姓消費你又看不上,中端這些人也覺(jué)得北京不稀得去。

 

還有一個(gè)問(wèn)題,就是周邊的競爭很激烈。別的不說(shuō),就河北、山西、內蒙、遼寧等都在做,這個(gè)競爭是不是厲害。當然,這樣的市場(chǎng)需求說(shuō)到底是有沒(méi)有一流的產(chǎn)品,有一流的產(chǎn)品你就會(huì )吸引一流的客人,要達不到你別怨客人。

 

比如說(shuō)我們這些孩子們,我天天接觸的年輕人,基本是都是在聊,“這個(gè)季節我們可以到崇禮去滑個(gè)雪了”,“可以到海南去度個(gè)假了”,“到香港去玩一玩”,“到上海去玩一玩”……幾乎沒(méi)聽(tīng)他們談過(guò)“咱們禮拜六、禮拜天到北京的鄉村去玩一玩”。

 

所以目前在供給和市場(chǎng)需求這兩個(gè)方面我們都有不足,最大的問(wèn)題就是我們的供給對應不了需求。目前全國的民宿發(fā)展很瘋狂,而且民宿發(fā)展有什么特點(diǎn)?叫主人文化,鄉土文化、老板娘文化,女士在這,有老板娘文化,覺(jué)得很好。因為我在全國跑,看過(guò)很多這樣的地方,一看有個(gè)老板娘出來(lái)了,就覺(jué)得很溫暖,這是很自然的,因為它符合人性,對應人情,在這么一個(gè)情況下,北京的鄉村旅游到底怎么發(fā)展?需要搞清楚北京的鄉村旅游的問(wèn)題何在。
 

魏小安 北京鄉村旅游振興 北京鄉村旅游興發(fā)展


二、北京的鄉村旅游問(wèn)題何在

 

我歸納了一下,目前北京的鄉村旅游有這么幾個(gè)問(wèn)題:

 

第一個(gè)問(wèn)題就是產(chǎn)業(yè)碎片化,我原來(lái)想說(shuō)產(chǎn)業(yè)規模小,但是剛才一聽(tīng),規模并不小,可是碎片化了,沒(méi)有集群性的項目,沒(méi)有真正叫得響的拳頭產(chǎn)品。

 

比如說(shuō)山里寒舍,算是一個(gè)品牌了,但是山里寒舍掙錢(qián)嗎?如果我們辛辛苦苦折騰半天這個(gè)事,不掙錢(qián),怎么能可持續發(fā)展。“為了北京鄉村振興,為了落實(shí)十九大的精神,為了人民群眾的美好生活,我不管掙錢(qián)不掙錢(qián)”……這是政府語(yǔ)言,不是企業(yè)語(yǔ)言。唱給政府聽(tīng)可以,唱給市場(chǎng)聽(tīng),市場(chǎng)不管你這套。

 

產(chǎn)業(yè)碎片化,應該說(shuō)現在3.0的版本開(kāi)始形成,但是從根本上來(lái)說(shuō),有規模的大項目很少,現在代表作一提就是古北水鎮,北京有十個(gè)八個(gè)這樣的項目,每個(gè)區都做一個(gè)這樣的一個(gè)項目,我覺(jué)得也是可以的。問(wèn)題在于投資商憑什么要投到北京來(lái),怎么掙錢(qián),有沒(méi)有回報?

 

這就意味著(zhù)得好好認識一下我們的資源,好好挖掘一下我們的優(yōu)勢。好多東西不能想當然,一說(shuō)北京將近3000萬(wàn)人口,這樣的市場(chǎng)多大,問(wèn)題是這樣的市場(chǎng)分解開(kāi),就會(huì )發(fā)現很多需求沒(méi)有那么實(shí)在。老頭老太太這個(gè)市場(chǎng)很大,但是老頭老太太巴不得你請他去,他憑什么要主動(dòng)花錢(qián)?這樣的市場(chǎng)對我們來(lái)說(shuō)就是虛的;年輕人的市場(chǎng)就一個(gè),哪兒時(shí)尚他去哪,人家不要別的,就要一個(gè)字,酷;中年人的市場(chǎng),沒(méi)有時(shí)間,就是他有這個(gè)錢(qián),也有這個(gè)眼界,但是沒(méi)有時(shí)間來(lái)消費。所以籠統說(shuō)這個(gè)市場(chǎng)很大是不行的。

 

第二是季節差異大。按說(shuō)北京四季分明,這是一個(gè)優(yōu)勢,但確實(shí)有這個(gè)問(wèn)題,過(guò)了11月份項目勉強維持著(zhù)往下做,往里貼錢(qián),要是不維持,形成不了市場(chǎng)的品牌。嚴格地說(shuō)這些事情都有解決方案,但還是一個(gè)核心問(wèn)題,產(chǎn)品是不是做到位了。

 

北京秋景

 

第三個(gè)問(wèn)題,文化特色淺,文化積淀薄。別老說(shuō)北京的文化厚重,我最反對就是文化“厚重”這兩個(gè)字,旅游者追求的是玩、是快樂(lè ),你弄一個(gè)又厚又重的東西壓在他肩膀上,那對不起我換個(gè)地方,不到你這來(lái)。反過(guò)來(lái)說(shuō),北京的城市文化應該說(shuō)確實(shí)非常豐富、非常深厚,但是北京的鄉村文化淺薄。

 

客觀(guān)地說(shuō),北京的文化特色非常多,但都集中在城市,鄉村有什么?這么多年以來(lái),北京的鄉村從來(lái)沒(méi)有真正打出過(guò)自己的特色,也沒(méi)有挖掘出什么鄉村文化,北京的鄉村建筑有什么特色?北京的民宿有什么特色?北京的鄉村文化在哪兒?我真看不出來(lái)?,F在有些村子有點(diǎn)特色了,但那是改造之后的樣子,之前不過(guò)就那么一個(gè)普通鄉村。

 

而文化特色淺的根本就是文化積淀薄。我們動(dòng)不動(dòng)就瞎編一個(gè)故事,什么楊六郎、穆桂英啊,他們當時(shí)都在山西雁門(mén)關(guān),和這地方有什么關(guān)系?也就是一些傳說(shuō)而已,北京郊區的文化積淀我們沒(méi)有從根上挖。實(shí)際上滿(mǎn)族文化可以好好抓一抓,因為滿(mǎn)清入關(guān)在北京定都,之后就在郊區給八旗分地,分得很厲害,培養了這么一套文化,當然也培養了八旗子弟提籠架鳥(niǎo)這一套,這一套現在也看不到,就是歷史上沒(méi)有多少挖掘的,新的又不足,但是我們還滿(mǎn)足于北京文化不得了了,這能行嗎?

 

第四個(gè)問(wèn)題,土地政策死。土地政策是影響大投資的根本,一是宅基地,宅基地不能流轉,只能內部調整調整,投資商怎么辦;二是其他性質(zhì)的土地控制的非常嚴格;三是北京郊區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保要求非常嚴格。就這么折騰下來(lái),想做點(diǎn)項目屢屢碰壁。這個(gè)土地政策過(guò)死實(shí)際上就使得鄉村旅游的商業(yè)模式不能從根本上形成。

 

第五個(gè)問(wèn)題,發(fā)展格局小。到現在為止,北京的鄉村旅游形成的發(fā)展格局確實(shí)小,鄉村旅游在北京幾乎沒(méi)有概念,大家一說(shuō)北京鄉村,尤其是外地人,包括北漂,除了有可能在鄉村租間房子住一住,對北京鄉村總體發(fā)展格局沒(méi)有概念。

 

此外這里還涉及以一個(gè)問(wèn)題就是運營(yíng)人才短缺。為什么呢?很簡(jiǎn)單,利益導向,為什么來(lái)干這套,這是一個(gè)根本問(wèn)題,北京城市的平均工資肯定高一塊,在這種狀況之下,讓大家都為了情懷犧牲利益去干鄉村旅游,靠這個(gè)來(lái)吸引年輕人,年輕人不干,讓農民干,剛才也說(shuō)培育農民,北京的農民別說(shuō)了。

 

第六個(gè)問(wèn)題就是利益協(xié)調差。鄉村旅游最根本的,第一是農民的利益,第二是開(kāi)發(fā)商的利益,第三是客人的利益,第四是ZF的利益。這個(gè)我們不必忌諱,說(shuō)它沒(méi)有利益可言,它就是搞公共服務(wù)的,它的利益體現在政績(jì),這也是一種利益。就這幾個(gè)方面的利益融在一起必有利益沖突。

 

我們應該怎么做?好多地方都說(shuō)我們這的村民很純樸,我說(shuō)他們還沒(méi)有進(jìn)入市場(chǎng),只要進(jìn)入市場(chǎng),良心大大的壞了,所以我說(shuō)這個(gè)東西別提,你只要一說(shuō)開(kāi)發(fā),農民馬上在自己的房子上加蓋房子,為什么?等著(zhù)拆遷。原來(lái)100平方米,現在馬上變成300平方米,我就拿300平方米說(shuō)話(huà)。老這么干,投資商怎么進(jìn)去?所以最后回答了一條,就是北京的鄉村旅游成功項目少。

 

北京鄉村旅游成功項目實(shí)在少,到現在為止我有看不出多少。大體上從上世紀90年代開(kāi)始,到現在還能活著(zhù)這就算成功了,這就說(shuō)明自我生存的能力還可以,真正掙錢(qián)的,現在就能數一個(gè)古北水鎮。

 

北京郊區旅游開(kāi)發(fā),好多投資商都找過(guò)我,到這看看,到那看看,昨天晚上還有一個(gè)藝術(shù)家,說(shuō)要在密云做一個(gè)藝術(shù)谷,跟我說(shuō)這個(gè),一再地說(shuō),區委書(shū)記水平高,我們一談就通了,一談就有共同語(yǔ)言。我說(shuō)是是,就問(wèn)一句,這個(gè)書(shū)記能干幾年?他就傻了,他說(shuō)那你怎么看,我說(shuō)你要愿意糟蹋錢(qián),你愛(ài)干不干,那是你的事;你要想通過(guò)這個(gè)項目掙錢(qián),最好別干。當然我這么說(shuō),可能北京人有點(diǎn)不高興,實(shí)際上,我真是這樣的看法。
 

魏小安 北京鄉村旅游振興 北京鄉村旅游興發(fā)展


三、北京鄉村旅游如何發(fā)展

 

1. 精氣神

 

第一個(gè)字,精。北京人粗糙,精細不足,所以這個(gè)精叫“精細”、“精致”、“精美”、“精品”,這四個(gè)精“北不如南”,我們比南方人差多了,尤其是比江蘇和浙江差多了。能做精,必有吸引力,這應該說(shuō)是一個(gè)北京的短板和軟肋,這是我們發(fā)展的一個(gè)根本性的問(wèn)題。

 

精致不是奢華。無(wú)錫靈山的拈花灣在施工的時(shí)候,董事長(cháng)吳國平就跟工人說(shuō)要種青苔,因為是一個(gè)禪意小鎮,沒(méi)有青苔就沒(méi)有禪意,工人就說(shuō)種花、種樹(shù)、種草我們都是行家里手,種青苔不會(huì )種。吳國平和工人一塊試,試了幾十次,把青苔種活了,所以這個(gè)小鎮一開(kāi)業(yè),處處青苔,禪意盎然,這就叫精。

 

無(wú)錫拈花灣

 

我們能想到這個(gè)嗎?講精細,無(wú)錫靈山全國第一,后來(lái)南京搞了牛首山,修一個(gè)佛頂宮,項目做得很好,我一看跟梵宮很像,我說(shuō)你們請吳董事長(cháng)來(lái)過(guò)?他說(shuō)來(lái)過(guò),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我們到靈山去看了幾十次。我說(shuō)吳董事長(cháng)來(lái)干什么?他說(shuō)你說(shuō)呢?我說(shuō)以我對他的了解,來(lái)了以后上房揭瓦,他們說(shuō)你真判斷對了。

 

吳國平到了牛首山,第一件事上房頂把瓦揭開(kāi),看看這個(gè)瓦是怎么鋪的,看完了下來(lái)搓搓手,說(shuō)你們這個(gè)項目還可以,能打80分。我們北方人有這個(gè)概念嗎?完全沒(méi)有這個(gè)概念。所以精字北不如南,但是這個(gè)精字要上不來(lái)就不行。

 

第二個(gè)字,氣。這個(gè)氣是什么,“氣勢”、“氣魄”、“氣象”、“氣度”。這個(gè)氣字叫“東不如西”。我們到西部去看看,西部的鄉村旅游也粗糙,但是這口氣很足,我們現在是講精細不如南方,講這個(gè)氣不如西部,我們還有什么?

 

第三個(gè)字,神,就是文化。北京的鄉村旅游,一是需要氛圍濃郁,如果到了鄉村還和城里一樣,那我為什么要去鄉村,在家就行了。二是地方特色,哪個(gè)地方都要把自己的特色挖掘出來(lái),我們現在有的地方搞來(lái)搞去就是搞的鄉村城市化,這個(gè)我不贊成,鄉村景區化我贊成,像馮家峪那個(gè)地方,完全是鄉村城市化,到了那我就搖頭,但大華山那個(gè)地方可以,所以這就需要我們更深挖掘地方文化,把地方特色體現出來(lái)。三叫舒適生活。如果到鄉村,我們就去燒火去了,這不叫舒適。要求就是鄉村環(huán)境、城市生活。比如說(shuō)到了冬天,外面也冷,屋里也冷,到哪都冷,我跑你這來(lái)干什么。四叫深度體驗,讓客人對差異化的生活有一種深度的體驗,把這四句話(huà)做好了,就算做到位了。

 

2.三種模式

 

在這里我介紹三種模式。

 

第一個(gè)叫烏村模式,浙江的烏鎮旁邊有一個(gè)烏村,這是陳向宏自己玩的一個(gè)東西,450畝地,是一個(gè)舊村子,最老的房子大概建于50年代,原來(lái)是空心村,烏鎮把這個(gè)村子租下來(lái)了,做了6個(gè)住宿的組團,30個(gè)娛樂(lè )項目,30種小吃,而且玩的是一價(jià)全包。

 

我2016年去過(guò),為什么去?看網(wǎng)上吐槽,說(shuō)這個(gè)烏鎮掙錢(qián)掙得還不夠,烏村還這么貴, 260塊錢(qián)的門(mén)票。實(shí)際上門(mén)票是一價(jià)全包,進(jìn)去到任何一個(gè)地方,只要一坐,小吃就上來(lái)了,茶水就上來(lái)了,管一頓正餐,就這么一個(gè)做法,我在那走了一下午,感覺(jué)非常舒服,晚上在那吃飯的時(shí)候我就說(shuō),我要在這住一晚,住一晚是780塊,后來(lái)我就問(wèn)為什么網(wǎng)上有那么多吐槽,他說(shuō)網(wǎng)上吐槽是人家沒(méi)來(lái)過(guò)的,凡是來(lái)過(guò)的,沒(méi)有一個(gè)有意見(jiàn)的,都盛贊。

 

烏村一角

 

把一個(gè)最普通的村莊,一個(gè)空心村,變成一個(gè)中高端的產(chǎn)品,實(shí)際上主要是中端產(chǎn)品,這就是一種好做法,里面還有一些現代的、時(shí)尚的文化表現,也有那些傳統的東西,30種娛樂(lè )活動(dòng)都是鄉村活動(dòng)。到下午5點(diǎn)鐘了,就問(wèn)你晚上想吃什么,我說(shuō)我想吃點(diǎn)青菜,人家說(shuō)咱們到菜地里去拔,你自己采摘。這條魚(yú)不錯,那就這條魚(yú),這個(gè)雞不錯,就這只雞,你自己點(diǎn),看著(zhù)鮮魚(yú)水菜就這么吃,所以這個(gè)模式,算一個(gè)好模式。

 

項目投資大概1億多,但是開(kāi)業(yè)半年以后就開(kāi)始盈利。而且理念是什么,就是要用一個(gè)門(mén)檻,擋住觀(guān)光旅游者,不歡迎觀(guān)光旅游者。2016年十一的時(shí)候,烏鎮當天進(jìn)去十萬(wàn)人,可是烏村進(jìn)去1000人,陳向宏都覺(jué)得多,因為這么一個(gè)運營(yíng)方式,成本很低,所以盈利就比較容易,可是住得非常舒服。我在那住了一晚,早上自然醒來(lái),打開(kāi)門(mén),鳥(niǎo)聲唧唧喳喳叫,一股清新的空氣,那種鄉村的感覺(jué)一下就印在你的腦子里。

 

第二個(gè)叫松陽(yáng)做法,是在浙江的麗水松陽(yáng)縣,松陽(yáng)做法是開(kāi)發(fā)商結合文化人,所以有一些建筑設計界的大咖都過(guò)去了,他們找了一個(gè)交通不便,條件很差的村莊,說(shuō)做出來(lái)一個(gè)樣板之后再做推廣,他們做了一個(gè)云上平田,做完還是這么一個(gè)老村莊,很多房子還是破破爛爛,有的是泥巴房子,但是進(jìn)去就不同了,完全不同。

 

松陽(yáng)模式可以說(shuō)現在已經(jīng)推廣開(kāi)了,整個(gè)這條線(xiàn)的鄉村旅游現在變成了主體產(chǎn)業(yè),這是我非常贊賞的。我看了幾個(gè)地方,一開(kāi)始我還奇怪,怎么到這么遠的地方,可是那個(gè)地方最火爆。

 

別死守所謂傳統,現在鄉村旅游很大程度上有一種表演化和道具化。麗水有一條河,這條河里有幾個(gè)船,船上都有帆,我說(shuō)你們還有這種東西,都是道具。但夕陽(yáng)西下的時(shí)候,漁民、農民就出來(lái)了,拿著(zhù)漁網(wǎng),岸邊玩攝影的長(cháng)槍短炮就架好了,然后有一個(gè)頭頭跟大家收錢(qián),錢(qián)收完了,漁民上去了,開(kāi)始撒網(wǎng),背景就是夕陽(yáng)西下,然后這條河,再加上漁帆點(diǎn)點(diǎn),大家瘋狂拍照。這不也是鄉村旅游嗎?所以松陽(yáng)這套模式我覺(jué)得很棒,從縣的角度來(lái)說(shuō),應該好好學(xué)習。

 

第三個(gè)叫遵義推進(jìn)。這是一個(gè)地級市的發(fā)展榜樣,遵義很大,16000平方公里,他們的做法是“四在三改”。

 

“四在”的第一個(gè)在叫“學(xué)在農家”,農民必須學(xué)習,學(xué)習現代運營(yíng),學(xué)習服務(wù),學(xué)習文化這一套,叫學(xué)在農家。第二個(gè)叫“美在農家”,環(huán)境要美,而且他們提的不是我們社會(huì )主義新農村建設,他們反對,提出一條叫“恢復鄉村傳統風(fēng)貌”,農民的房子改造,但是不動(dòng),這樣的話(huà)就美在農家就做到了。第三個(gè)叫“閑在農家”,就是做鄉村休閑。第四個(gè)叫“富在農家”。

 

遵義習水縣

 

“三改”的第一個(gè)是“改廁”,上下水都有,有水沖廁所,基本上有了這個(gè),鄉村和城市本質(zhì)性的差別就沒(méi)有了。第二個(gè)叫“改水”,第三個(gè)叫“改灶”,改能源結構,現在燒天然氣了。這套東西做下來(lái),走在遵義的鄉村就是在鄉村公園走,就像歐洲的鄉村,一個(gè)行政村變成一個(gè)小鎮,與鄉村的景色融為一體,我經(jīng)常停下來(lái)拍幾張照,覺(jué)得一路走下來(lái)真是舒服。

 

而且這其中也有創(chuàng )新,有一個(gè)村子就說(shuō)大家都是這套,我要有不同,找了一個(gè)村里的大學(xué)生來(lái)弄一弄,那孩子出去念大學(xué)念的就是美術(shù)設計,回來(lái)就搞了一個(gè)設計方案,叫“七彩部落”,花樣極多,所有的房子花花綠綠,地面也花花綠綠,一把火爆,墻上畫(huà)著(zhù)畫(huà),地面上也畫(huà)著(zhù)畫(huà),小廣場(chǎng)都是這一套。這就是在鄉村旅游的在同質(zhì)化里面追求異質(zhì)化。

 

以上這三方面的經(jīng)驗,都應該好好學(xué)一學(xué)。包括現在就形成鄉村休閑和鄉村度假的群落,不是一兩個(gè)民宿,而是群落性的概念。

 

3、鄉村旅游發(fā)展的新模式

 

第一,綠道拉動(dòng)。綠道在南方很多,中國的綠道是廣東起步,江蘇達到高端,可是在北方幾乎見(jiàn)不到,北京只在溫榆河有一段,我不知道是氣候原因還是意識問(wèn)題,但是綠道是鄉村旅游的一個(gè)連接體系,一個(gè)娛樂(lè )工具、一個(gè)戶(hù)外運動(dòng)工具,主要不是交通工具。

 

第二,營(yíng)地開(kāi)路。北京的營(yíng)地已經(jīng)有一些,比如延慶的龍灣國際露營(yíng)公園,港中旅密云南山房車(chē)小鎮,就類(lèi)似這樣的東西。但是北京的營(yíng)地不足,很簡(jiǎn)單一個(gè)道理,北京的自駕車(chē)有多少?過(guò)個(gè)禮拜天出不了門(mén),但是找一個(gè)營(yíng)地住一住還是可以。

 

第三,村莊整合。村莊整合里面我現在最看好的還是門(mén)頭溝齋堂這一片。因為這些老村莊的老味道都有,而且現在基本都是空心村了。中坤集團試圖進(jìn)去這幾年也沒(méi)有動(dòng)作,那就重新調整,這一塊資源非常好,包括門(mén)頭溝的山山水水和這些東西結合在一起就非常好。其他地方村莊怎么整合,各地有各地的文章可以做。

 

第四,度假社區。度假社區就是什么?叫做第二居所,第一生活。鄉村環(huán)境、城市生活。度假社區比較典型的就是在溪翁莊那一帶,有一次我到延慶開(kāi)會(huì ),吃早餐的時(shí)候發(fā)現怎么這么多文化人都過(guò)來(lái),包括社科院的很多教授,我說(shuō)你們怎么都過(guò)來(lái)了?他說(shuō)在這都有房子,有房子在那住,基本上形成城里四天、鄉村三天的這么一個(gè)格局,這就形成度假社區的概念,度假社區在北京有很大的發(fā)展余地。

 

第五,景區聯(lián)動(dòng)。就是1.0版的碎片化的景區,很多維持不下去了,但是和鄉村旅游結合在一起,相得益彰,雙方都能起來(lái)。所以我就說(shuō)了一個(gè)概念,私家山林,身邊峽谷。我有一次到興隆,那個(gè)地方有一個(gè)老板在那建了一大把木屋,景致非常好,尤其從北京出去的時(shí)候霧霾很厲害,到那以后藍天白云,這個(gè)項目可成。

 

最后一個(gè)就是莊園文化。在中國叫做“有莊園,少文化,無(wú)生活”。我們現在一說(shuō)莊園就是劉文彩地主莊園這個(gè)概念,實(shí)際上不同,中國的莊園很豐富,比如說(shuō)福建的土樓、山西的大院,這都是莊園的概念。但是北方的莊園極少,中原有一些,河南有康百萬(wàn)莊園,山東牟平有一個(gè)莊園,那都是比較大的,歷史上傳承的。莊園文化實(shí)際上是對生活提升本質(zhì)性的追求。

 

張裕愛(ài)斐堡酒莊

 

北京現在也不能說(shuō)沒(méi)有,像葡萄酒莊園、艾菲堡等有一些了。北京鄉村有這點(diǎn)好,沒(méi)有深厚的傳統,所以在北京鄉村做啥都行,沒(méi)有人會(huì )說(shuō)破壞文化,本來(lái)就沒(méi)有文化,建出來(lái)就是文化。北京應該做幾個(gè)像樣的莊園??戳暯皆L(fǎng)問(wèn)英國,專(zhuān)門(mén)請他到一個(gè)莊園進(jìn)了酒吧喝了一杯酒,我當時(shí)就在想為什么,因為英國人認為莊園文化是英國的頂級文化,是他們可以拿出手的東西,可以接待貴賓,我們現在有這個(gè)東西嗎?我們現在就是土豪、就是奢華,就這點(diǎn)玩意。

 

這些都是鄉村旅游的新模式,不能僅限于農家樂(lè )、民俗戶(hù),要還是局限這個(gè),這條路越走越窄。我們應該把思路拓寬,只要在鄉村的環(huán)境里,做啥都可以,都是鄉村旅游。

 

再說(shuō)了,有些地方鄉村旅游扶貧很重要,北京的農民現在生活都沒(méi)有問(wèn)題,也沒(méi)有扶貧的任務(wù),那就是怎么把北京的鄉村做得好玩一些,這是根本。這就可以使我們更從容,把北京的鄉村旅游從現在這種低端水平提升到中端、高端。最后我再強調一遍,高端不等于奢華,高端也不需要奢華,要的是文化,最終是文化的競爭力來(lái)支撐北京鄉村旅游的發(fā)展。

END

?